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i小說 > 古典架空 > 重生年代:懶漢的辣媳婦有空間 > 重生年代:懶漢的辣媳婦有空間第1章  讓她嫁給家暴男

“你個破鞋,竟然還冇死!”

梁曉南躺在梁家老屋的稻草堆上,昏沉了好幾天,被一個滿嘴汙言穢語的女人薅住頭髮,拽清醒過來。

睜開眼,就看見長著一對三角眼的女人,牙齒咬得咯咯響,毫不掩飾對梁曉南的厭惡,嘴巴裡不斷地咒罵“狐狸精”、“破鞋”、“浪貨”。

“不準打我姐。”隨著一聲稚嫩的小狼吼,一個男孩頭一低,頂在中年女人的肚子上,把女人頂了個仰八叉。

這個豆芽菜似的男孩,是“梁曉南”的弟弟,梁曉北。

女人猙獰著臉爬起來,拿一把大掃帚朝著梁曉南拍過來:“你咋還有臉活著?”

梁曉北急忙撲過來,用瘦弱的小身板護住梁曉南。

“咣”,掃帚打在男孩的背上,打得小小的胸膛發出空穀的回聲。

他的臉近在咫尺,梁曉南清晰地看到一道十多厘米的疤痕從左眼角到右唇角,很猙獰。

被打得眼睛包著淚,梁曉北還努力地笑出一對小虎牙,對她說:“姐,我不疼。”

前世裡,13歲的男生,發育好的都能長到一米八以上,而梁曉北,看著也就8、9歲的個子。

他們的父親叫梁大壯,大坑村有名的蠻牛,力大無窮。

母親杜月紅,是原先一個在本地挖大河的工友留下的姑娘,算是梁家的童養媳。在生弟弟梁曉北時,月子裡受了風,病懨懨地拖了三年,撒手離去。

梁曉南14歲那年,村上的寡婦王翠英托人來說媒,她是村上的婦女乾部,家裡有房有糧有存款,兒子還去當兵了,這樣的人能嫁給梁大壯,梁家可是燒八輩高香了。

一拍即合,王翠英帶著一雙兒女嫁到了梁家,梁大壯從此什麼都聽王翠英的。

王翠英進門後,天天扶著心口跟人說氣得心肝疼,梁家倆孩子不學好,梁曉北偷雞摸狗,梁曉南和鄰村的二流子糾纏不清,和一些老光棍也勾勾搭搭,想男人想瘋了。

村裡都在傳,梁家出了個狐狸精,不知羞恥,到處搞男人。

大坑村的姑娘15歲就有媒婆上門,梁曉南17歲無人問津,臭名遠揚,頂風飄十裡。

前些日子,鰥夫武兵來提親,王翠英說:“咱梁家脊梁骨都被人戳碎了,武兵不嫌棄,給了10塊錢的禮錢,叫他把曉南領走吧!”

梁奶奶堅決反對:“武兵原先女人就是被他打死的,這個親不能結。”

王翠英拉著臉說:“就曉南這個名聲,輪到我們挑三揀四?我臉掛不住了,咱們散夥各過各的吧。”

梁大壯一聽王翠英要和他散夥,撈起扁擔,下死手把梁曉南打昏過去,扔在院子裡誰都不許管,夏天的雷雨淋了一場,高燒不退,一命嗚呼。

於是,芯子換了來自地球的梁曉南,在稻草堆裡掙紮了三四天才清醒過來。

醒來,就被薅著頭髮,問候“為什麼還冇死”!

梁曉南這暴脾氣一下子上來了!

她不學好?她搞男人?

“梁曉南”天天在地裡像頭老黃牛一樣耕地種田,她怎麼去搞野男人?

還不是王翠英和拖油瓶子張心怡,派“梁曉南”去集鎮上買東西、送東西,然後不知道怎麼回事路上被二流子、老光棍搭訕。

這就成了她浪?她破鞋?

深吸一口氣,從稻草堆上爬起來,看著這張凶悍狡詐的醜臉,梁曉南一把奪過她手中的掃帚,用儘氣力揮過去,把女人打了個大馬趴。

踩著她的後背,梁曉南冷冷地說:“王翠英,從今天開始,你再敢動我和我弟一手指頭,我就擰斷你的脖子。”

她是來自地球21世紀的社會精英,除了長相比較路人,她文能叱吒職場,武能打趴流氓,在博奧論壇上給諸國大拿講課的梁總,已不受鳥氣好多年!

隻不過積勞成疾,一朝猝死,從地球穿到這個藍星星球,遠離繁華的大都市,成為瓷國魚縣大坑村同名同姓的小農女。

窮點算了,還要像欺負前身一樣欺負她?門冇有,窗也冇有。

雖然她現在很餓,大病初癒身體還虛弱,但奇怪的是,她好像力氣變得很大,前世的業餘散打的功底好像也帶來了,打打這個潑婦綽綽有餘。

王翠英等她鬆了腳,拉著假把式,前腿弓後腿蹬,衝著梁曉南拍著巴掌一步步逼近:“退!退!退!”

梁曉南“撲哧”笑起來,前世裡這個“退退退”曾經火遍全網,冇想到見到現場版了。

退尼瑪,梁曉南直接一腳踢過去,王翠英“退”了個仰八叉。

今兒出師不利,王翠英兩次被梁曉南按地上揉搓,她色厲內荏地指著梁曉南說:“你等著,等會兒就叫武兵收拾你。”

梁曉北梗著脖子說:“你怎麼不叫張心怡嫁給武兵?你就想我姐被他打死!”

“你姐是個浪貨,給心怡提鞋都不配,”王翠英氣恨地說,“我馬上去叫武兵,一分鐘都不想再叫你們磨眼珠子了。”

她扭臉跑出去了。

梁曉北擔心地說:“姐,要不,你跑吧?”

被武兵帶走,就姐姐這個身板,不出一個月就得被打死。

梁曉南倒是想跑,但藍星她不熟悉,另外她高燒好幾天纔剛清醒過來,怎麼也要緩兩天。

再說,逃避不是她的性格。

“彆擔心,姐有辦法。”

梁曉南安慰著梁曉北,走出茅草屋,在冇有院牆的小院子裡站定,雙手叉腰,活動活動痠軟的筋骨。

這才發現,這副身材真不錯,腿細且長,螞蟻腰,雙手合攏,預估最多一尺五。

雖然冇有照鏡子,但是單看這身材已經足夠賞心悅目了,與前世裡五五身材天壤之彆。

就算衝著這副容貌,她也對未來充滿期待。

這裡的空氣無比清新、乾淨,簡直髮甜,是她前世在北方工作的20年裡,無法享受到的美好。

“真冇死?”

歲月靜好,被一聲記憶裡的恐怖聲音打斷,一個黑不溜秋的壯漢,躊躇滿誌地跑過來,一臉的自信和威風。

“武兵,你不許過來。”梁曉北雙臂打開擋在梁曉南身前,聲音發顫,衝著武兵嚷道。

這就是那個拿10塊錢向她提親,打死老婆的武兵!

“你爹媽收了我的錢,她就是我的人了,你老子都同意了,你敢攔著?”

武兵一個使勁就把梁曉北甩一邊去了。

看著眉眼精緻,楊柳細腰的梁曉南,武兵一邊脫自己的褲子,一邊蠻橫地把她用力往稻草堆上推。

“兩年冇沾著女人,老子等不及了!你既然醒了,現在就伺候伺候老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