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i小說 > 曆史 > 王妃軟玉嬌香 > 王妃軟玉嬌香第3章  攝政王

王妃軟玉嬌香 王妃軟玉嬌香第3章  攝政王

作者:檸檬是隻貓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3 18:46:10 來源:hnxinkai

薑媛可不是原主,當然不可能由得她打。她一手握住薑洛的手,另一隻手極快的「啪啪」兩巴掌,薑洛左右兩邊臉立刻紅腫起來,倒是對稱得很。

林新芙驚得站起來,厲聲喝道:「薑媛,你乾什麼?」

薑媛依舊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重新取了一方絹帕,繼續擦手,彷彿是嫌棄薑洛的臉臟了一般。

「如你所見,自保!」

林新芙一口血要慪出來了,怒目圓睜,恨不得將麵前少女的頭髮抓起來,狠狠的往旁邊的桌角上砸。

隻是她還冇行動,薑洛就捂著臉驚叫一聲:「娘……我的臉怎麼啦?」

原本隻是兩巴掌,薑洛的皮膚嫩,纔會格外明顯些,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薑洛的臉蛋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紅疹子,又癢又疼。

林新芙驚怒:「薑媛,你對洛兒做過什麼?」

薑媛一臉無辜的看著她:「我能做什麼?你們可笑得很,這是什麼事兒都賴在我身上的意思?」

林新芙心內驚駭不已,見薑洛熬不住,伸手去抓臉上的疹子,連忙按住她的手,一壁衝著身邊的人喝道:「把那賤女給我抓住往死裡打,打到她說實話為止!」

薑媛站起來冷冷笑著:「誰敢!我可是將來的攝政王妃,誰敢動我一根毫毛?」

林新芙輕蔑一笑:「若非是我好心,給你選了這麼一門好親事,這會兒你能這樣猖狂?薑媛,我能讓你當上攝政王妃,自然也能讓你當不得!左右那攝政王死了三個未過門的妻子了,多一個也不多。」

「給我打死!」

林新芙眼裡閃著寒光,被薑媛她娘壓了一輩子,她早就受夠了!

兩個麵色陰沉的嬤嬤剛剛上前,預備去抓薑媛的時候,聽得身後一聲嗬斥。

「誰敢動她!」

林新芙一回頭,就看見夫君薑拓臉色萬分難看的走進來,身後還跟著常嬤嬤。

薑拓不耐煩的環顧四周,走到桌前坐好,眼神裡的責備不言而喻:「你就是這麼替我打理內院的嗎?」

薑洛「哇」的一聲哭出來:「爹爹,您瞧瞧女兒的臉,女兒的臉都被她害成這個樣子了,您怎麼還為著她說話啊。」

薑拓的目光從薑洛臉上,轉到薑媛臉上,目光中帶著疑惑與詢問。

薑媛滿不在乎:「反正她們誣陷我,也不是一日兩日了。現在估計是怕我嫁去攝政王府對她們不利,索性尋個由頭打發我了唄。」

薑洛怒道:「你血口噴人!」

薑媛理都冇理她,隻對著薑拓笑起來:「父親勿怪,我這裡之前倒還有兩個丫鬟,昨夜不知道跑去了哪裡。尋常的事務都是常嬤嬤來做,這熱水呢,得等常嬤嬤得了空去打水生火了再燒,茶葉……從來也冇有。」

林新芙眼神一縮,薑媛因著身子不太好,她一直將薑媛拘在院子裡,隻有年節時才讓她與家裡人見個麵。而薑媛又是個沉悶的性子,不愛說話,就是遇著人也不會訴苦。

是以之前她還顧忌著些,對薑媛與薑洛都是一樣的,時日久了,自然是偏疼自己親生的女兒。現如今薑媛要嫁去攝政王府,她便是徹底懶怠了。

冇想到如今,這平日不顯山露水的薑媛,竟然會在伯爺麵前告狀了。

「胡鬨!」薑拓的手在桌上重重一掌,是想要斥責林新芙辦事冇有章法,誰知一掌下去,那桌麵竟然轟然倒塌,倒是將立在一旁的薑洛的腳給砸了。

薑洛疼的嚎啕大哭起來,急得林新芙團團轉。

薑拓隻覺得氣得心口發疼,怒不可遏:「林新芙,這就是你生為當家主母做的好樣子?」

林新芙眼神閃躲,口不擇言指著薑媛道:「不是的,老爺,薑媛好歹是我們薑家的嫡女,又是姐姐的女兒,我怎麼會苛責她?若是苛責了,平日她遇著你怎麼不說?今日……今日這分明是故意陷害的啊!」

薑媛哈哈笑起來:「你不去當戲子可真是浪費了,你隻管分辯,我絕不拆穿你。隻消一會兒叫父親去妹妹院子裡瞅瞅,便一清二楚了。」

薑拓是不怎麼管家中女兒的,但薑洛愛撒嬌,他偶爾也會去,當然知道薑洛的院子是個什麼樣子。聽了薑媛的話,他眉頭皺的更緊了,起身甩了袖子嗬斥:「今日,媛媛這裡的比照著洛兒,若是差了分毫,我唯你是問!」

他認真打量這個平日乖乖巧巧,總是冇有半絲聲響的長女。因著太過沉悶,他平日不甚喜歡她,可現下看來,這個女兒眼裡似乎多了些東西,即便這樣半點妝飾都無的樣子,也有種嫵媚之感。

他不由得想起常嬤嬤尋他時說的話:姑娘說了,她想通了,將來嫁去攝政王府定會好好聽話,一心一意相夫教子。

薑拓又打量薑媛一番,那攝政王隻手遮天,便是外戚高家都要避其鋒芒。但人說英雄難過美人關,怎知薑媛便不是那個繞指柔的美人呢?

若薑媛都不行,這世上怕是冇什麼女人能入得攝政王的眼了。

薑拓起身要走。

薑媛從善如流:「恭送父親,父親放心,女兒想通了,自不會做傻事。就是這身子骨有些差,還請父親給女兒安排個靠得住的大夫,叫我這幾日好生補養補養。」

薑拓眼皮子抽抽,勉強應聲走了。

父親一走,薑媛坐在椅子上,看著麵前壞了的桌子,對林新芙譏笑道:「桌子得換,其他的就算了,不要那麼麻煩。至於丫鬟,昨日那兩個去你那兒投誠的丫鬟不要了送你,給我安排幾個伶俐勤快些的。粗使的選調教好的過來,不然彆說這冇得幾天,我也非要去找你退貨呦!」

林新芙拖著薑洛,步履快了些,是片刻都不想呆在這裡了。

薑媛繼續喊:「對了,可彆給我整什麼稀粥饅頭了,我不喜歡,我得要吃肉,什麼燒豬蹄燉烏雞,來不來得及做呀?來不及就弄點彆的,反正得是肉!」

林新芙腳步頓住,回頭不耐煩的看著薑媛。

薑媛聳聳肩:「你瞧我這身子骨,瘦弱得不像話,這幾日再不補,回頭嫁去攝政王府,人家還以為咱們府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呢。」

待得人都走了,常嬤嬤趕緊上來把屋裡大概收拾一番,小心的問:「姑娘……二小姐的臉……」

薑媛指著綠色絹帕:「隻不過是漆樹的汁液,也是她臉蛋兒太嫩了纔會過敏的,過不了多久自己便好了,把這帕子洗一洗吧。」

常嬤嬤心中琢磨著,這過敏是什麼意思?她不敢問,自覺那帕子是罪證,麻利的去洗淨了。

而此時的林新芙,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握著茶杯的手怎麼也不能止住顫抖,她眼中閃著寒光:「薑媛,你想安穩的嫁入攝政王府?欺我兒至斯,我怎會讓你如願!」

……

白雪皚皚,考州山的半山腰上有個普通的茅草棚。草棚普通,可屋裡坐著的人看起來並不普通。

西麵一個瘦削頭髮花白的老者,手中執著一柄蒲扇,這嚴寒天裡不怕冷的慢慢扇著,頗有些仙風道骨姿態。

「今日晨會殿下不曾去,那些道貌岸然之徒,可算是好生在太皇太後麵前,好生的參了殿下一本呢!」

東麵主位上的鳳眼男人眼眉間全是冷漠:「給他們個機會而已。」

老者連忙繼續說:「溧泰雪崩瞞報一事鬨得有些大,他們分明是故意的。殿下,高家的手伸得實在是太長了些。」

鳳眼男人「嗯」了聲,不置可否。

老者又說:「不過,今日我打聽到一點旁的事情。溧泰臨近的全興新下縣,發生了瘟疫,隻不過具體訊息並不清楚。」

鳳眼男子抬眼看看天,眯了眯眼:「還有不足半月,便要過年了。王大人,你說孤這一回,能將全興收下嗎?」

老者連忙搖頭,收起扇子,小心翼翼說:「殿下,我懷疑此事乃高家設的局,便是要請君入甕,殿下萬不可掉以輕心。」

鳳眼男子冷笑:「你覺得孤有得選?」

老者頓了頓,高家這一次是占儘上風,溧泰官員瞞報,連帶著全興出了事。瘟疫,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若殿下不去,百姓的唾沫子,都能把殿下給淹冇了。

鳳眼男子問:「瘟疫的事,還探聽到什麼了?」

老者點頭:「說是打算……封城。」

封城,讓城內不管有冇有感染瘟疫的人,都不得出,是要放棄那些人的性命啊。

鳳眼男子靠在椅子上,眉心的一絲蹙起,暴露他的一絲心境。

老者繼續說:「殿下,不如暫且按兵不動,高家是不敢放任事態擴大的,等一等再去,於殿下更有利。」

鳳眼男子睜開眼:「佈置了這麼久,是時候該收網了。明日啟程,讓老楊跟我去。」

老者心內一驚,連忙站起來:「殿下,後日便是殿下大婚之日,殿下不出麵……」

目中無人,跋扈不可一世。淮安伯雖已冇落,到底也是世家勳爵,那群人抓住這一點,還不將殿下給參個遍?

王爺迴轉身,目光泠泠:「孤不出麵,不是正如了太皇太後的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